目前

2020-01-11 06:29

小贾说,该幼儿园今年3月才开始营业,最初老师比较少,5月小贾和同事小孔向幼儿园提出离职,“但是园长说老师太少了,希望我能留下来,我心一软,就答应再留一段时间。”

可是,7月初小贾和小孔再次提出离职时,园长却拒绝给她们开最后一个月的工资。小贾说,幼儿园一直没跟她签合同。

小贾说,现在幼儿园里有40多个孩子,年龄从2岁到5岁,每个孩子每月托费1000多元,餐费另算。“这个价位在这附近算是最贵的了,从来没有家长要求看幼儿园的营业执照和教师的资格证。”小贾、小孔去劳动局和工商局调查,发现幼儿园根本没有营业执照。小贾自己也发现一些问题,“幼儿园外面有条通车的路,地面凹凸不平,孩子经过挺危险的。教室里墙垛设计不合理,孩子会撞头。而且,我根本没有健康证,他们还一直让我当老师!”

“孩子跌倒了,跟别的孩子打闹受伤了,老师会问孩子:‘是不是自己弄的啊?’孩子说:‘是。’这样孩子回家也会说是自己弄的。”“孩子放学前,老师问:‘今天开不开心啊?喜不喜欢幼儿园啊?’要得到孩子的肯定答案,如此反复,直到说开心、喜欢为止,这就像给孩子‘洗脑’。”

昨日上午,沈阳晚报、沈阳网记者来到该幼儿园,赵院长拒绝接受采访,并用铁链锁上大门。

“家长考察幼儿园往往只看外观,看课程,而忽略营业执照、教育局审批、教师资格证、健康证这些非常重要的证件。”小贾说,就是因为家长的不专业,一些幼儿园聘用没有资质的老师,甚至是未成年人。

“幼儿园是很难通过消防验收的,所以有些幼儿园甚至会注册为培训中心。”另外,一些建筑设计本身就不适合做幼儿园,但家长要更细心才能发现,“比如楼梯太长,小班的孩子在楼上,孩子上下楼就容易跌倒。”

“幼儿园里监控很多,但永远有一个死角,那就是卫生间。一些老师会把淘气的孩子带到卫生间或通向卫生间的走廊拐角,呵斥或吓唬孩子,有时还会推搡孩子。”

小贾24岁,2013年毕业于黑龙江省教育学院,取得了幼教资格证,有一年的幼教经验。今年4月,小贾通过网上招聘,应聘到大东区南卡门路60号某幼儿园。

律师认为,在没有劳动合同的情况下,劳动者可以随时解除事实劳动关系,而且不应该被拖欠工资。没有通过审批的幼儿园,即使在整改期间,也不应该营业。

“我相信,没有一个人当幼教是为了虐待孩子。相反,很多人像我一样,最初是因为喜欢孩子,才选择这份职业。在幼儿园工作很累,我平时经常加班,工资只有2000元左右,身体上的劳累可以忍受,但累心的事却让人难以承受。幼儿园会把一些问题推给老师,家长甚至会因为自己孩子分到的草莓小一点,就投诉老师……”小贾说。

“幼儿园要有保健医和营养食谱,孩子年纪小,身体很敏感,食物不干净,就容易发烧拉肚子。家长还以为是自己孩子身体弱,其实我就知道有厨师不洗菜的情况。”

后来,小贾两人又找到大东区教育局学前教育科,工作人员确认该幼儿园的确没通过审批。昨日下午,学前教育科一位姓岳的工作人员说,目前已经给该幼儿园下达整改通知,两个月内如果没有完成整改就要封园。“之前他们提交过办理审批的申请,但很多手续并未通过。目前,他们已经送来了消防、餐饮、教师资格证、保健医资格证等材料复印件。”工作人员表示,整改期间,幼儿园还在正常营业。“我们无权强制封园,另外也要考虑家长的需要。要等幼儿园将所有材料准备齐全,我们才会到现场去核对。”

现在,小贾已经换了职业,她说,即使讨不到工资,也要给家长们提个醒——